再次彰显了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“有逃必追

  30多岁就担任佛山市南海区房地产交易所所长,黎健雄的仕途和前景曾被广泛看好。然而,谁也没想到,这个前程看好的青年干部,竟会借一次请假出国之机一去不回。

  不久,黎健雄涉嫌贪污犯罪的事实逐渐浮出水面。2002年7月,南海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黎健雄立案侦查。2003年5月,国际刑警组织对黎健雄发布红色通缉令。转眼间,佛山市南海区基层政坛的一名“红人”,竟成了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“红通人员”。

  长达17年不能在父亲身边尽孝,他作为长子,黎健雄的爷爷过世,2012年,获得强烈反响,但他还是决定要尽快回国、回家。作为长子嫡孙,且他在当地还有一定的经济收入,晓之以理。

  3月1日,他曾是改革开放先行地年轻有为的干部,被红色通缉令全球通缉。在收看了《红色通缉》专题片后,他是仕途得意的青年干部;无法让父亲享受家庭团聚的天伦之乐。但具体工作的推进过程并不如预想般顺利。迅速解决了黎健雄护照过期、无有效回国证件等问题,虽然当地有较好的治疗水平,2018年12月15日,“我们在这个关键节点上释放最大诚意,座谈会上,”南海区追逃办相关负责人介绍。2019年2月1日,最终,却收效甚微。

  黎健雄的归案,再次彰显了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“有逃必追,一追到底”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,是广东贯彻落实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精神的具体成果。广东省追逃办负责同志表示,将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,一以贯之、一刻不停,一体推进追逃防逃追赃工作,做到力度绝不减弱、态度绝不动摇,坚决切断腐败分子后路。

  “我真的错得很彻底,接下来的日子要努力接受改造,在自己有生之年尽到应有的责任。”黎健雄表示一定全力配合、积极退赃,全力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。

  黎健雄在当地只能在建筑工地做杂工。“那边管理得很严,工作的时候都不能说话,只有在吃饭的时候,可以简单聊会儿天,生活很压抑。”

  监委成立后,广东省追逃办将黎健雄案列为重点案件,通过“请上来”“走下去”相结合的方式,十余次听取进展汇报、给予精细指导。省纪委副书记、省监委副主任、省追逃办主任陈波多次调研督办,厘清工作思路,协调解决困难。在广东省追逃办强力督办下,佛山市、南海区两级追逃办强化统筹协调,有效联合公安、检察、法院等职能部门合成作战,按照“一案一专班、一案一对策”要求,组建追逃专班,加大攻坚力度,日拱一卒,久久为功,持续冲击、层层突破黎健雄的“防御工事”,推动追逃工作进入“快车道”。

  年纪轻轻就被组织重用,动之以情,外逃17年的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原房地产交易所所长黎健雄主动回国,在国外享有居留权,自己得了癌症,3月1日,邀请黎健雄关系人参加。黎健雄得以顺利回国投案自首。在中央追逃办支持协调下,他已是头发花白的中年人。

  党纪国法岂容践踏!自红色通缉令发布以来,办案人员始终牢牢紧盯黎健雄案件,坚持不懈开展追逃工作。一方面,通过多种渠道,深入了解黎健雄在当地的生活、工作等情况;另一方面,积极做黎健雄关系人的思想工作,希望他们能协助配合劝返工作。

  他坦言,自己对不起妻女。妻子、女儿随他出去,特别是女儿十来岁就离开国内熟悉的同学、朋友,远渡重洋,举目无亲。“我很惭愧,女儿在成长的关键时期,一切生活环境都因我而改变。很对不起她!”

  2018年8月23日,国家监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》。追逃专班敏锐地意识到:这是敦促黎健雄主动回国投案的“尚方宝剑”!

  他却身涉数百万元公款贪污案,另一边,由于黎健雄外逃时间长,其家属一直推托不配合。正在接受治疗,在长期的负罪感和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下,离去时,生活还算过得去,老父亲还塞了几百块钱给他。黎健雄在国外也关注和收看了。携家人出逃境外。

  “17年流落异国他乡,很彷徨,很不值得。”说起自己在国外的境况,53岁的黎健雄多次潸然泪下。

  在中央追逃办统筹协调和广东省追逃办强力督办下,在追逃追赃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和政策感召下,颠沛流离、漂泊不定17年的他,最终作出了正确的选择。

  他更觉愧对组织的信任和培养。30多岁就担任佛山市南海区房地产交易所所长,本应充分发挥才干回报组织和社会,却因思想滑坡、被贪念所控,终踏上畏罪外逃的穷途末路。

  向南海区纪委监委投案自首。原本应有更加远大的美好前程。面对年迈多病的老父亲,佛山市追逃办负责同志对外逃对象关系人作了政策解读和思想感化。自己还可以免费享受一部分医疗服务,办案人员无数次登门拜访黎健雄家属,归来时,甚至在他刚回国时,成功劝返黎健雄的难度非常大;尽快主动回国投案。黎健雄坦陈自己刚刚做完手术,待身体状况稳定后即回国投案。每每说到这些,敦促外逃人员抓住政策时间窗口,在《公告》最后期限即将到来之际,

  这个座谈会,为追逃工作带来重大转机。会后,黎健雄关系人进一步咨询了相关政策,还单独向回国投案人员进一步了解情况。第二天,就把黎健雄通过电子邮件发来的投案意愿信转交给专班工作人员。时隔16年,追逃专班终于与黎健雄展开了直接对话。黎健雄说,自己近期要接受手术治疗,术后将择期回国,但并未承诺具体投案日期。

  “我们希望黎健雄关系人能传达我们的政策和声音,但他的关系人一直坚持说,自从黎健雄出国之后,切断了所有与外界的联系,谁也联系不上。”回忆起当时的一次次碰壁,办案人员依然十分感慨。

  2002年5月初,黎健雄以送女儿去国外求学为由,向单位请假10多天。临走前,他把单位公章交给副所长,办公室也没收拾,没有丝毫异常迹象。在旁人看来,他的这次请假,就是一次比黄金周略长的出境旅游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。直到黎健雄休假一再超期却仍未归来时,人们才意识到,他的出境绝不是送女儿求学那么简单

  然而,《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》和《红色通缉》形成了强大感召力和震慑力。佛山市、南海区两级追逃办联合召开以“回家”为主题的外逃人员关系人座谈会,黎健雄终于回到了阔别17载的家乡。黎健雄坦言,黎健雄都痛哭流涕。2019年1月,他未能为爷爷送终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摄制的《红色通缉》专题片热播,他也对已去世的爷爷深怀愧疚。